“还我 军功章!”一位抗战老战士的含泪诉求
发布时间:2017/01/04 15:20:22   来源:国际商报-中国商务新闻网   编辑:黄锐

  2016年12月24日,圣诞夜。

  苏州工业园区湖畔天城小区内,洋溢着祥和的节日气氛。人们并不知道,此刻,住在该小区内的一位耄耋老人,却在窗口默默地留着眼泪。她叫颜枫,是一位抗战老战士。她曾经在沙场出生入死,拼死与日本鬼子搏杀。她屡立战功,仅自己就获得三级独立勋章、解放勋章等荣誉。她为人祥和,备受军区干部群众的尊重和爱戴。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抗战老战士,却为了讨回属于自己获得的那些“军功章”,而不得不在人生最后段,顽强地和自己的大儿子梁渤海做着最后的“抗战”。

  “这些荣誉不仅属于我,还属于我的先生和战友”。 颜枫哭泣着诉说了发生在她身上的痛苦经历。她的先生梁从学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中央授予中将军衔,于1973年去世。让颜枫痛苦的是,自己的军功章被大儿子梁渤海夺走,连丈夫梁学从的军功章也被他全部占有。

  为了讨回这些军功章,她和大儿子梁渤海理论了多年。终于,在一次“大爆发”后,致骨折严重受伤,为避免再次遭受更大伤害,由女儿梁兵从南京自己家中接至苏州梁兵家暂住。

  “和大儿子梁渤海讲理,他横竖不听,自己还受了伤。但我不会为此罢休”。颜枫说:“从那一次后,她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不孝的儿子。并通过南京市人民法院起诉梁渤海”。这场官司通过一审、二审最终于2016年11月10日,由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终审判决书十分清晰地还原了这位抗战老战士希望梁渤海返还这些军功章的述求。关于这些军功章的名称,南京中院的终审判决书上清晰地写着:1、颜枫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梁渤海立即返还梁从学所有的一级八一勋章一枚、一级独立勋章一枚、一级解放勋章一枚、劳动模范奖章一枚、渡江胜利纪念章一枚。2、梁渤海立即返还属于颜枫所有的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一枚、解放奖章一枚、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章一枚、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一枚、解放纪念章一枚。

  南京市人民法院一审时就已认定事实并作出判决。梁渤海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十日之内返还梁从学遗留的一级八一勋章一枚、一级独立勋章一枚、一级解放勋章一枚、劳动模范奖章一枚、渡江胜利纪念章一枚及颜枫所有的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一枚、解放奖章一枚、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章一枚、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一枚、解放纪念章一枚。同时,一审还判令返还居民户口簿一本、复员证一本、高龄补助金卡一张、烈士抚恤金卡一张。

  在南京市中院二审过程中,颜枫还提交了包括1973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颁发的《革命烈士牺牲证明书》及其存根、1988年民政部颁发的革命烈士证明书及其存根、2014年民政部颁发的烈士证明书及其存根。其中,《革命烈士牺牲证明书》存根在“主要遗物”中载明,梁从学“遗物全由其爱人颜枫同志保存”。《烈士证明书》存根载明执证人是颜枫。证明目的是梁从学去世后,其遗留的勋章等物品由颜枫保存。

  终审判决书上写着,梁从学由多为继承人,在各继承人就勋章等物品的保存不能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应当由最适合的继承人直接保存。本案中,一审法院认定颜枫为梁从学勋章、奖章、纪念章的适合保管人,并无不当。首先,颜枫提交的《革命烈士牺牲证明书》及其存根载明,梁从学遗物全由其爱人颜枫同志保存,《烈士证明书》存根则载明执证人是颜枫,在相关证书出具后,梁渤海及其子女并未对此提出异议。梁渤海称证书不能反映客观实际,但对此未提交相反证据予以证实,南京中院不予采信。其次,颜枫曾经立过遗嘱,称梁从学的勋章、奖章等物品一直尤其珍藏在身边,梁渤海参与了颜枫立遗嘱之事情,亦未提出异议。第三,颜枫与包括梁渤海在内的六个子女共同协商确定的家庭会议备忘录明确,勋章“放在家中瞻仰”一审法院认定指的是放在颜枫居所并无不当,勋章放在颜枫处保管,便于颜枫的六个子女在履行对颜枫的赡养义务时瞻仰梁从学的遗物。第四,勋章、奖章、纪念章是梁从学光荣革命生涯的见证,亦是梁从学遗嘱的共同荣耀,在无证据证明梁从学有遗愿的情况下,未经相关继承人一致协商,包括梁渤海在内的任一继承人皆不准擅自作出包括捐赠在内的处分行为。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上写道:“综上所述,颜枫作为梁从学的配偶,与梁从学共通经历艰苦的革命岁月,伉俪情深,颜枫应属于勋章、奖章、纪念章的适合保管人。梁从学的离休证、烈士证明书因与勋章、奖章、纪念章具有共同的人格纪念载体性质,故亦应由颜枫一并保管为宜。现梁渤海将上述物品移至他处、致颜枫不能追思悼念,显属不当。颜枫诉请要求梁渤海返还上述物品,一审判决予以支持,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维持。

  颜枫说,判决已经生效,但执行还有一个过程。她已经委托律师向南京市中院提出执行。她本人也已向法官提交恳请书,请求人民法院快速执行。

  颜枫说,艰苦的革命生涯是人生最好的记忆。她要回这些勋章,目的也不是留给子女。作为梁从学的遗产继承人,她有权决定处理这些军功章。她透露说,自己已经和军事博物馆联系,将亲手将梁从学将军和自己的这些勋章全部捐献军博,让这些奋斗一生,来之不易的革命勋章,继续发挥其应有的革命教育传承力。

  转载来源:http://media.comnews.cn/news/20170104/13820.html


永州要闻

湖南新闻

区县风采

永州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