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三转”驱动经济发展进入新境界
发布时间:2016/08/09 14:29:06   来源:新华网湖南   编辑:黄锐

  外部经济下行压力大,内部发展爬坡过坎难,作为中部欠发达省份,湖南如何实现逆势增长?

  “与其待时,不如乘势”。今年以来,湖南抢抓政策机遇,将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经济工作主线,迅速出台实施方案,推出5大类24项重点行动。

  随着一系列改革政策逐步落地,湖南经济向好因素不断集聚,新旧动能加速转换,发展路径快速转变,转型升级明显步入快车道。

  变“痛点”为“看点”

  关停压减带动新旧动能转换

  湖南是“有色金属之乡”,但长期以来大量产能低端落后,并且一度成为污染环境的罪魁祸首;长沙号称“工程机械之都”,如今库存高企,行业收入大幅下滑……随着关停压减去产能,湖南经济中的这些“痛点”正在得以“舒缓”。

  以钢铁为主业的华菱集团,在湖南工业经济中的地位举足轻重。然而,和全国钢铁企业一样,这个湖南最大的国有企业在过去的几年间,经历着生与死的考验。

  2015年,华菱集团实现营业收入612亿元,净亏损近40亿元。旗下上市公司华菱钢铁2015年亏损近30亿元,2016年一季度,亏损又超过8亿元。

  华菱集团是湖南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去产能”的主战场。

  实际上,近年来华菱集团改革的步伐一直没有停歇。在湖南省政府大力推动下,2015年华菱集团启动了社会职能移交、内部三项制度改革、职业经理人与规范董事会建设试点等9大改革项目。

  今年上半年,华菱集团三家钢厂精简4266人,其中管理层平均减少了20%至30%。“在钢铁行业,反映劳动生产率的主要指标是人均年产钢量。长期以来,华菱人均年产钢量400至500吨,今年6月底,这一指标突破了700吨。”华菱集团董事长曹慧泉说。

  变革创新、瘦身强体,企业竞争力大幅提高。今年二季度,华菱集团开始扭亏为盈,实现利润1.4亿元。

  近期,华菱钢铁又公布重组预案,公司拟向华菱集团转出原有钢铁主业相关资产,并注入金融资产和节能发电资产。而华菱集团将积极化解过剩产能,提质增效,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退出炼铁产能220万吨、炼钢产能390万吨。

  “要严格落实化解过剩产能实施方案,斩钉截铁处置‘僵尸企业’,该‘断奶’的就‘断奶’,严控新增产能。”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强调。

  4月下旬,邵东县最后一家小煤矿——界岭镇杨家冲煤矿井硐封闭。至此,这个湖南省重点产煤县所有小煤矿均退出历史舞台。

  与邵东县一样,近两年,湖南整体退出煤炭产业的县市多达18个。到2015年底,全省有588处煤矿被关闭。

  此外,湖南省坚决关停搬迁了一批矿山企业和金属冶炼、造纸、化工等污染企业,出清了一批低端过剩产能。

  在长沙市,淘汰落后产能的工作从未放松,宁乡的煤炭产业全部关闭,以“花炮之乡”著称的浏阳,今年退出低端烟花爆竹企业200家以上。

  在株洲市,一大批曾经创造过工业辉煌的企业陆续关停。近三年来,当地政府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关停污染企业(生产线)217家(条),拆除烟囱115根,关闭小煤窑123座,整合烟花企业300多家。

  随着供给层面的结构性改革,近年持续困扰湖南经济发展的“痛点”,正在逐步得以化解,有的甚至成了新的“看点”。

  工程机械曾经占湖南工业的“半壁江山”,但随着近年宏观经济的下行,产能严重过剩的问题凸显,行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曾经引以为傲的优势产业,成了地方经济的“拖累”,留给湖南的是难以言说之“痛”。

  2015年中联重科在“一带一路”上入驻了白俄罗斯的中白工业园,并成立泰国子公司,筹建巴基斯坦子公司,通过系列网点建设和当地政策支持,为“一带一路”沿线业务的快速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

  另一家工程机械领军企业三一集团按照“一带一路”,基本完成了在俄罗斯、德国、印度、印尼等国的布局,目前正规划在非洲埃塞俄比亚建立产业园。

  随着积极对接“一带一路”,加快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湖南工程机械产能过剩的“死结”逐步打开。

  “从国际经验来看,一个国家城市化完成之后,工程机械必须走出去,立足更广阔的全球市场,布局产能。”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认为。

  近年来,湖南企业“走出去”步伐明显加快,对外投资规模居全国前列、中部首位。“尤其是去年以来,前来咨询‘走出去’的企业越来越多。”湖南省商务厅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处处长彭争说。

  今年5月,湖南在香港举行对接“一带一路”海外融资洽谈会,现场签约项目金额达到930亿元。湖南省还举办了“湖南星沙走进东盟”“湖南-非洲国际产能合作暨工商企业跨境撮合对接会”等重大经贸活动,产能“走出去”步伐不断加快。

  变“难点”为“亮点”

  深化改革带动发展路径转变

  上半年湖南民间投资出现有统计以来罕见的下滑,反映不公平竞争环境依然存在;前期供给侧改革还存在政策不精准、落实不到位问题……作为底子薄、欠账多的后发省份,湖南面临的改革“难点”尤其突出,如今正在攻坚克难。

  “湖南与发达地区的差距,根本上是改革开放的差距,要实现后发赶超,还得靠全面深化改革。”湖南省委改革办专职副主任秦国文说。

  2015年11月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后,湖南省立即行动,广泛动员,充分酝酿,今年5月即出台了《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意见》,完成了这项改革的顶层设计,制定了改革时间表、图线路、任务书,并将各项任务分解至相关部门。

  根据实施意见,湖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三去一降一补”为重点,实施厚植供给优势、化解供给过剩、降低供给成本、补强供给短板、防控供给风险等5大类24项行动,用5年左右的时间,目标是构建配置有效、转型有序、竞争有力的供给体系。

  ——化解过剩产能。从今年起,用3—5年时间,煤炭行业化解落后产能1500万吨,煤矿总数控制在200处左右;钢铁行业计划压减炼钢产能50万吨,于2016年全部完成。

  ——刚需导向去库存。大力支持农民进城购房、加大市区棚改货币化安置力度、用好住房公积金政策效应……省政府出台了10条房地产去库存政策。

  ——控制风险去杠杆。加快政府融资平台市场化转型,探索实施有差别的债务利息分担机制。推动金融机构采取市场化债转股、投贷联动等模式。

  ——降低企业成本。制定出台了《湖南省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确定了降低税费负担、降低融资成本等8项重点任务;在连续三年清费减负基础上,再次取消、放开和降低了一批涉企行政事业性和经营性收费;推进行业协会商会脱钩改革、清理规范行政审批中介服务等相关工作,开展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第二轮清理规范。

  ——补短板。补齐县域经济、非公经济、开放型经济、金融服务业等湖南的“四个短板”。

  徐守盛指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本质属性是全面深化改革,根本举措是体制机制创新,关键保障是改善政府政策供给和市场环境供给。

  6月14日,浏阳市兴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从市住建局领到了建筑工程竣工联合验收意见书,用时15个工作日。

  这让兴华公司办公室主任吴丹深感“震惊”。她在这家公司十余年,长期负责办理各项审批手续。“要在以前,需跑10多个部门,一家家递材料,没有好几个月别想办下来。”

  变化源于改革。今年4月,浏阳在全国县级城市首推建设投资项目审批改革后,审批手续办理实行一个窗口进、一个窗口出,办理速度大幅度提高。

  2015年,湖南省出台了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工作方案,统筹推动行政审批、投资审批、职业资格、收费管理、商事制度、教科文卫体等领域改革。

  减权环节,省本级行政审批事项从2000年的2543项精减到行政许可304项、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全部取消,减少88%;市级平均130项,减少52%;县级平均185项,减少56%。

  晒权环节,2015年2月,省政府工作部门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向社会公开。同年6月,市县两级公布了权责清单。

  管权环节,推行办理时限承诺制,并向社会公布举报投诉电话,所有审批事项原则上在法定权限内提速三分之一以上;推广双随机抽查,抽查结果纳入社会信用记录;开展简政放权绩效第三方评估,满足群众获得感。

  今年以来,湖南省又取消行政审批事项137项,清理规范中介服务事项59项。取消放开和降低涉企收费88项,企业年减负约30亿元。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失业保险费分别下调1和0.5个百分点。“营改增”试点累计减税103.7亿元。

  桎梏少了,市场活了,新路子多了。今年上半年,湖南新增市场主体、注册资本分别增长28.6%和53.1%。通过建设创新创业园区,引进“双创”企业3840家。

  变“盲点”为“爆发点”

  创新发展带动新旧经济转型

  湖南拥有国防科大等全国领先的电子技术资源,但计算机通信和电子设备制造业在全国市场占有率低;湖南是全国发明专利大省,知识产权综合实力排名位居前列,转化运用率却不足20%……面对产学研链条中存在的“盲点”,湖南省正在打通梗阻,寻求创新驱动的“爆发点”。

  放弃上海的优越地理位置,将公司搬迁至长沙,这是光蓝科技总经理屈毅做的一个重大决策。

  光蓝科技是一家开发地下管线光纤预警定位系统的企业,产品市场前景很好,但刚刚创业的屈毅没有太多门路。在落户三一众创孵化器之后,企业成功对接长沙地铁项目部门,产品在日内瓦获得国际发明展金奖,企业得以快速发展。

  “正是湖南对创新创业团队的重视、扶持和好政策,把我吸引了过来。”屈毅说。

  长期致力于区域经济研究的湖南商学院教授柳思维认为,与东北、河北、山西等地区相比,湖南的历史包袱和去产能压力没有那么重,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是培育新的增长点,加速制度创新、技术创新、人才创新。

  《湖南省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意见》对创新发展提出了具体的改革目标,即“坚定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全面推进长株潭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构建人才引进激励、科技成果转化、资源开放共享、军民协同创新、科技金融结合等政策体系,推动创新资源集聚,辐射带动国家和升级新区提质。”

  长株潭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作为“国家队”,是湖南创新发展的“领头羊”。

  示范区成立以来,长沙加快建设“麓谷创新谷”,株洲宣告耗资逾200亿元启动“中国动力谷”自主创新园,湘潭决定打造“湘潭智能制造谷”,大力发展智能装备制造与高端生产性服务业。

  5月6日,我国首条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低速磁浮线路——长沙磁浮快线在长沙正式投入试运营。这条连接长沙火车南站和长沙黄花机场、全长18.5公里的中低速磁浮线路,从设计、施工、调试到运营的各个环节,挑战了一个个“不可能”。

  磁浮快线,IGBT、北斗应用、激光陀螺……这些“高精尖”成了湖南这个传统农业大省的一张张新名片。

  为了让科技的“无形资产”实现资本化,激发全社会投入科技创新的积极性,湖南率先支持以专利使用权出资登记注册公司,并规定入股比例不受限制。“这进一步简化了科技成果转化程序,破除制约专利使用权转化的‘最后一公里’问题。”湖南省科技厅厅长童旭东说。

  正是在创新发展带动下,湖南文化、环保、移动互联网等产业逆势增长,成为湖南经济增长的“爆发点”。

  2015年,湖南全省文化和创意产业增加值达1714亿元,增速达13.2%,占GDP比重约5.9%,连续3年位列全国第一方阵,发展后劲十足。

  目前湖南省拥有文化产业法人单位近4万家,其中规模以上文化产业法人单位2325家。作为产业融合发展的新形态,以“文化+科技”“文化+金融”“文化+旅游”等为代表的“文化+”融合模式也迸发出强大活力。

  今年以来,长沙组建了智能制造、机器人、3D打印、新材料等研究院,启动200家试点企业项目,大力发展新材料、移动互联网、智能驾驶、北斗导航、虚拟现实、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

  1至6月,长沙新材料、生物医药等产业实现20%以上的增长,移动互联网企业突破2500家,电子商务实现交易额达2145亿元。

  作为后发省份,湖南经济长期向好的基础扎实,回旋余地较大。近一年来,湖南加速实施区域发展战略,提出“一核三极四带多点”的战略布局,相继出台了对接“一带一路”行动方案、对接长江经济带的实施意见、湘江新区等区域发展的战略规划等,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搭建了良好的载体平台,提供了较大的“腾挪空间”。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下,湖南经济内在结构悄然生变。上半年湖南省高新技术产业增长15.8%,占规模工业比重提高1个百分点。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分别增长23.9%和20.1%,提高了8个和5.6个百分点。

  “中央提出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发展方式的重大创新,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的重要抓手,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的生动体现。”湖南省长杜家毫说。


永州要闻

湖南新闻

区县风采

永州论坛